修敬上

慢热多么可怕呢,别人都腻了,他才开始沉沦

《不可多得》17

李赫宰坐在车子里听着算命先生所说话,手指摩挲衣袖。
成真……两个字犹如千金重的石头沉甸甸的压在他的心头。
李赫宰不信神佛的,或者说他没那个机会,神不曾给予过他希望。
当戴手套的刽子手有教养的摘除他的心脏,他才知道活着是如此的困难。

流血的名声,利刃熟记的往事。
他复活又死去,带着不存在的梦。
活生生把他一点点的给消磨殆尽了,侵蚀到最后,风儿张扬的再猖狂,什么也带不走。

不过也不用太放在心上,鬼知道算命的说的是不是真的。

“赫爷,还去吗?”李赫宰思索的太长了,司机提醒到,不留痕迹的把先前所有的思绪给拉了回来。

“嗯”

“你说说你!都干了什么事!现在好了全首尔的人都知道你成了李家的二夫人了!你这下满意了?”金家老小上下十余人等坐在厅堂里,训着这个舍不得的孩子。

李东海半张着嘴,那准备好的话都要脱口而出了,第一个字才隐隐约约的出了第一个音,又沉了下去。
他……没有十足的把握。

“先前让你闭门思过,你思的个什么东西?”金希澈气急败坏的看着他的弟弟,李东海在他心里一直是最乖巧的,怎么碰到个李赫宰就这番的不争气。

李东海小声的嘀咕了一句“思我们家赫宰了”
大抵他所有的思绪,所有的时间都给了李赫宰了。

他想着李赫宰的一切,关于他的一切。

从头到脚,全身上下

从十四岁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李东海的心就不在属于他自己了。

那天刚好是金俊秀的生日,来的人李东海几乎都眼熟,毕竟他生日的时候也都来过。
唯一一个不眼熟的就是跟在特哥身后的那人,纵使李东海听过李家二少爷的威名。
学校美人榜上的首位,到不是他长得最好看,而是登上美人榜的人都曾和他在一起过。

金英云告诫过李东海,说李家的二小子不仅长得不好看,还就知道祸害人!

李东海还真真信了,时不时得还心疼特哥怎么会有这样的弟弟。
可一初见……

李赫宰本不想来的,不就是过个生日嘛~还开什么party呀,搞得这么隆重,人多的要死,还个个往他身上贴!
可是金俊秀同他讲“你特么要是不来,我就把你十岁还尿床的事告诉报社!”
麻痹的小贱人!

那是李赫宰第二次来金家,西装革履的跟在特哥的后面,装模作样的沉稳。
过路的时候,看见一个好看的孩子,一脸的奶里奶气,着实可人的很。
李赫宰就冲他笑了一下,这是那晚李赫宰的第一个微笑。

“你到祠堂里罚跪去,不跪满三十日,不允许出来”坐在中间的中年男子,最后开了口,义不容辞的刚硬,宣誓着审判。

“不行啊,三十日太长了,东海膝盖不好,这么长时间万一旧伤复发了怎么办?”金钟云虽然生气,但是打心里疼他这个弟弟。
金英云也说“东海的膝盖真的不能跪这么长时间,改成其他的不行吗?

然而李东海倒是欣然接受了,跪就跪吧,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跪了。
他叹了一口气,刚准备去祠堂。

大厅外穿来一句“你们准备让我的小甜心跪哪儿啊?”
李东海看了过去,就看到一大群仆人围着李赫宰,管家抱歉的说“赫爷执意要进来的,我们没拦得住。”

“你来干什么?”金钟云的脸阴沉了一半,烦心事一桩一桩的来,现在还来个讨厌鬼。

“我来和我的小宝贝说说话,前几天宴会上有句话忘记和他说了”李赫宰说道,不知是气他们还是怎么的,李赫宰今天格外的爱笑,除了当初给了李东海的那一抹,今天是头一次。

“你说话给我注意点,什么甜心,什么宝贝,是你能叫的吗?真不知道家里人怎么教的”侧旁一女人指着李赫宰冷嘲热讽道,狗眼看人低的样子,还真配不上金家的身份。

“不好意思,打小没人教。你要是听不下去,你可以选择不听,反正又不是说给你听的”李赫宰挑了挑眉,厚脸皮的回复道。

“你!”女人指着李赫宰狠狠地跺了一下脚,牙齿磨的吱吱响。

李赫宰也没同女人继续下去,转身看着李东海说“过来~”

李东海下意识迈开了脚,随即是金希澈的一声吼“你敢过去试试看!”
李东海看了一眼金希澈,他的眼神里没有任何的犹豫,甚至带着诀别,坚硬又无所畏惧。
他走向了李赫宰,带着所有的期待,那是他仅剩的东西了,向着李赫宰便就失了金家,他的身后现在是万丈深渊,只要李赫宰一句话,就能把他推下去,把他摔的粉身碎骨。
可是他依旧知道:
“你要和我说什么呢?”

评论(3)

热度(6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