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敬上

慢热多么可怕呢,别人都腻了,他才开始沉沦

《再一次,无论多少次》B1

2007年12月31日,晚
李赫宰刚打开包间的门,他就开始后悔接韩庚打来的电话了。
“谁来了?”希澈眯着眼望着门外,看了好久,才看清楚来人,晃了晃手里的高酒杯“原来是银鱼呀~来!喝吗?”
“当然要喝了!”强仁兴致高昂随手拿起地上的酒瓶,递到李赫宰面前“给!干了它!”

绕是不想破坏气氛,李赫宰无奈的接过递过来的空酒瓶,装模作样的把里面的酒喝的一点不剩。

“哇!好酒量,没想到赫宰也会喝酒啊”神童感叹的往嘴里塞了一口五花肉!

利特慢慢的从沙发爬起来,正直了身体,语重心长的对着玻璃映射出自己的镜像说“赫宰啊!不是哥说你,你还小,怎么可以喝这么多呢?你看你脸红的,都快和我一样了。”

“好了希澈!可以了,我们要回去了”韩庚一边强行夺走希澈要往嘴里送的酒杯,一边对着李赫宰说“赫宰啊,快帮忙把他们送回宿舍,呀!希澈那个不能喝!”

把包间里的人,从,大人,大大人,小人,小小人,一股脑全部塞进车里。和韩庚哥挥了挥手,让他们先行一步。

之后……

李赫宰才紧张起来,他接到韩庚电话的时候,他刚从练习室里出来,电话吵杂的要命,每个人都在说话,他一句你一句的,乱糟糟的。问了半天也没问出个所以然,准备挂断的时候,他倒是清楚的听到希澈哥喊了一声“东海啊,和哥喝一杯!”

汽车渐行渐远,李赫宰转过头看着身后默不作声的小人儿,理了理他被风吹的错乱的刘海。

“你也喝酒了?”

小人儿摇了摇头,表示否认

“那我们走回去吧”

小人儿一直都听话的很,乖乖的跟在李赫宰的身后。

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着,一路无言,谁也没开口,谁都开不了口。

等电梯停在了11楼,李东海目送着李赫宰走了出去,他的视线都集中在李赫宰的身上,生怕看漏了什么。

他在期待什么呢?

电梯门缓缓的关上,李东海突然看到李赫宰转过身,回望着他。

他们对上了视线。那一瞬间,成千上万的种子在李东海的心里破土发芽,它们疯长着,争先恐后的结成树,寄生成一片森林。

李东海微微张开嘴,他想告诉李赫宰…他其实…可是还没说出第一个字,门已经合上了。

而李赫宰一直就站在电梯外,看着电梯从11↑演变成12↑,在从电梯12↑变成12↓的时候,李赫宰觉得他的喉咙干燥极了,干燥的以至于他咽了好几口水才舒缓过来。

他在期待什么呢?

电梯没有在李赫宰面前打开,它连同着李赫宰的心垂直的沉了下去。

那一晚,李赫宰关掉了手机的闹钟,他准备好好的睡一觉,睡到自然醒,就算明天可能有通告,他也不管了,因为他实在是太累了……

可是天才蒙蒙亮,他就被吵醒了,李赫宰有点愠怒,他一度怀疑他是不是买了一个山寨的手机,他昨天明明已经关掉闹钟了!!

烦躁的睁开眼,心想什么时候去商店讨个说法!却意外发现自己宿舍的天花板的照明灯换了一个造型,看上去高级了不少。等等?物业什么时候换的灯?他怎么不知道?

更可怕的是他看到从被子里伸出来一只手,(还特么不他的手!)在床头摸索着什么,然后在一个发光的长方形上滑了一下,闹钟的声音就戛然而止了。

李赫宰倒吸了一口气,他刚刚意识到这张床上睡了不止他一个人。

事情发展就像冲破了阀门的洪水,瞬间就把李赫宰给吞没了,他还没来得及呼吸,就被拉入了深渊。

李赫宰一边揉着自己微红的脸,一边惆怅看着站在衣柜前挑衣服的人儿。

人儿长得像极了他认识的李东海,尤其那双眼睛,一模一样,都装了一汪深海。

而且就在刚才,这个人从被窝里钻了出来,蹭了蹭他的脖颈,嘟囔了一声“早安”,然后抬起头给他了一个甜腻而又舒适的吻。

先是轻轻碰了碰,然后张开嘴坏心眼的咬了一口他的下嘴唇,想是怕咬疼了,又贴心的用舌头舔了舔,最后在讨好的把自己整个送了上去,和他交换了个深吻。

他吻的李赫宰舒服极了,以至于李赫宰没有时间思考其他的,光专注这个吻了,李赫宰搂住他的腰,让他更贴近自己。人儿也配合着他,环上李赫宰的脖颈,眼睛里藏不住的笑意。

他们吻的时间太长了,人儿有都点累了,便趴在李赫宰的肩膀上大口的呼吸。又觉得自己刚才有失气势,于是对着李赫宰的下巴不痛不痒的咬了一口,什么都没留下,就留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口水印。

这个动作惹的李赫宰心痒痒的,他准备把人儿抱起来在亲吻一番。人儿却“啪”的给了他一巴掌,炸毛的说“不准亲了,快点起来!你答应我的要和我去看日出的!”

23岁的李赫宰相当的精明,尽管他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,但是他已经顺其自然的扮演起人设了。

犹豫不决的盯着在衣柜前忙来忙去的人儿,好一会儿,才叫出了口“东海啊?”

“嗯?怎么了?赫~”人儿疑惑歪着头,对着他甜甜的笑。

那个微笑恍惚了李赫宰的眼,失了李赫宰的神。

这是梦吧?这一定是梦吧……

评论

热度(45)

  1. 修敬上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