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敬上

慢热多么可怕呢,别人都腻了,他才开始沉沦

《不可多得》04

“啊?”,李东海疑惑的盯着李赫宰,突然间明白过来李赫宰的意思,“这个...”张口想拒绝又说不出来,只好为难的低下头,看着自己的脚尖,许久不应。

李赫宰倒也不急着他回应,就这么陪着他耗着,一直等到电梯门打开,李赫宰才动身,准备离开。

“那个,李先生....”身后传来李东海小声的挽留。

“嗯?”

“可不可以换一个,我....”李东海说的小心翼翼的,“我...还没有和男生交往过。”

这么单纯?李赫宰不怀好意的走到李东海的面前,故意靠的很近,故意的盯着他的双唇,一副要吻下去的架势,却又在几厘米的差距中停了下来,“那就忽略交往的过程,你直接陪我上床怎么样?”

“啪”李东海下意识的给了李赫宰一巴掌,生气的瞪着他,活脱脱一个炸毛的小火龙。

李赫宰揉了揉自己添了新伤的侧脸,讲理道“你们家的人,都喜欢无缘无故打人吗?”

“你...!”无耻之徒简直不可理喻!李东海一把推开李赫宰,走了出去。

李赫宰看着李东海的身影,自言自语似的可惜道“我原本还想说我不介意来着。”

到手的美人飞了,本来就很难受了,然后更难受的呢,就是超市的进口拉面卖完了,接着最最难受的就是刚打开的草莓牛奶竟然过期了。

“艹!”李赫宰暴躁的捶了一下桌子。

“怎么了?”邻桌的曺圭贤看好戏的询问着“被那家的菇凉给甩了?”

“呵~”李赫宰白了一眼曺圭贤“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为女人生气的?”

“那就是男人喽?”曺圭贤立马揣测出了答案“快和我说说,是那家的小美人,能入的了你的眼”
李赫宰在性事这方面一向很随和,只要能对上他胃口的,无论是女的还是男的,他都可以接受,但是又在外貌方面非常的苛刻,但凡有那么一点点不如意,他都不会碰,所以能爬上李赫宰的床,绝对是数一数二的美人。

“金家的小少爷”李赫宰本来想说不是,不过看在曺圭贤如此求贤若渴的份上,就满足他一下。

“你疯了吗?”曺圭贤难以置信“我不是和你说了他不能碰吗?”

“你这么大反应干嘛?我还什么都没干好吗?他自己找上门来的,怪我咯?”李赫宰委屈的辩解道。

曺圭贤微微皱眉“他自己找上门?他干了什么?”

“他搬到我们家对面了,就今天早上”李赫宰平淡的描述剧情。
“.......”

看着曺圭贤错综复杂的面部表情,李赫宰缓缓的低声说“人家都把坑给我挖好了,我不跳怎么行呢。”
“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呢?你都知道那是陷阱了,为什么不避而远之?”

李赫宰反问道“那我哥要怎么办呢?”
曺圭贤答不上来,李赫宰也不在乎,无事发生的看着酒吧里来来往往的人,寻找着自己的新猎物。
曺圭贤喝完酒杯里最后一点酒,就便离开了,他劝不住李赫宰,他也没资格劝。

接下来的日子里,李赫宰各种在门口偶遇李东海,各种碰瓷,各种调戏,然后各种花样的被打。

等李赫宰第六次敲李东海家的门,第六次被踹回来的时候,坐在沙发上的利特终于看不下去了。
“何必呢?虽然知难而上的精神很感人,但是会不会太可怜了?”

李赫宰凶神恶煞的瞪了利特一眼,不服气的说“你行,你去啊!”在这说什么风凉话。

利特没有作声,用具体行动去证明,他真的行!
他摁了一下对面的门铃。
三十秒后,没人回应,他又摁了一下。

“你是有病吗?”李东海暴躁的吼了出来,却发现显示屏幕上出现的不是李赫宰,而是…利特。

连忙打开大门,一脸抱歉的说“我刚才不是说你,你不要放在心上,我…我不知道是你。”

利特微笑着摇了摇头“没事”

利特的声音很好听,温柔又不粘腻,给人一种春季的阵雨清澈,也不失优雅的举止,不禁让李东海怀疑,李赫宰真的是这个人的弟弟吗?两个人差距会不会太大了?

“那个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听闻小少爷回国有一阵子了,一直没有机会问候,今日特意做了一些甜点,还想邀请小少爷品尝一二”

‘妈呀’李赫宰偷听完他哥说的这段话,浑身一颤,太特么做作了,这不是他能学会的。

“啊…那…我…我可以…”李东海欲言又止,想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。

利特就帮他接了后话“如果二少爷不介意的话,也可以一起。”

他早就知道这个屋子里不止李东海一个人,他也知道金希澈对他心思,但是他不能回应。

却依旧微笑着看着从客厅里走出来的金希澈,笑得那么温柔。
“二少爷,好久不见”

评论(3)

热度(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