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敬上

慢热多么可怕呢,别人都腻了,他才开始沉沦

《不可多得》11

现在努力日一更,周一短。

“啊?”李东海有点云里雾里,虽然听上去没错,但是总觉得怪怪的。
李赫宰摇了摇头“才不是呢!这是我想他想到发疯的小甜心哦!”

……
郑允浩…算是见识到了…纵使很久以前就听过李赫宰在情场上的威名,不过没想到竟然是这番的不要脸!就李赫宰刚才话,能有半个字是发自肺腑真心的,那隔壁金家小表弟现在能是个一表人才的国家栋梁!

“哦!”郑允浩抽搐着嘴角,打量了一下李东海,确实好看的很,符合李赫宰天使般的理想型,肩宽腰细,透彻明眸,秀丽慧中的藏了几分傲气,有点像……

李东海用手拍了拍李赫宰的嘴唇,“你瞎说什么呢!”
李赫宰委屈的像个小媳妇儿“我伤还没好,你又打我。”
李东海被他噎得半口气没喘的上来,无奈的拿出小时候某人教他一套,轻轻的对着他的嘴唇吹了一口气儿“给你呼呼,痛痛飞飞”

李东海低着眉贴过来的时候,李赫宰心跳戛然而止了一秒,他本能想往后退,却愣是屹立不动,慌乱的收起心水的波澜。
换上那副天经地义的模样,撅着嘴巴得寸进尺道“不行,我还疼,我要亲亲”

亲你个大头鬼!没等李东海说什么,郑允浩先动了手,特么的没看到还有人吗?
郑允浩把李赫宰拉到一边,“你家小情人和金希澈什么关系?”
“他是金家二少爷的亲弟!”李赫宰骄傲的回答道,好像得了个绝世珍宝似是的。

“金希澈没弄死你?”郑允浩深有感悟的说“像他那种弟控,不应该让你好端端的活到现在啊!”
李赫宰反讽着“呵!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,送上门的美人儿不要,偏偏看上了人家弟弟,还把我哥也搭进去了”
“爹说过,一见钟情是存在的!”郑允浩语重心长的回复。
“老头子还说过:若是不得长长久久,那就不要一见钟情了!省的纠缠不清过了头,伤心伤肺又伤身”李赫宰贴心的接了一句,“行了,我不和你扯了,你赶紧走吧!在这儿碍事绊脚的,能不能有点眼见力,给我们一点二人空间?”

“我…”你刚才还说要送我来着的!你这个见色忘友的东西,郑允浩咬咬切齿的看着抛弃他的李赫宰。

李赫宰走向李东海,牵起他的小手儿,就一顿乱问“你有车吗?我送你回去?你是要回大宅子?还是去我家对面?”
李东海被他问的绕晕了头,就捡了一句他记下的“去你家哪儿”

李赫宰把车开进地下车库的时候,金希澈刚从车里下来,明晃晃的就看到他亲弟坐在了李赫宰的副驾驶上。
本想着现在,立刻,马上,把自己亲弟从车上拉下来,行动还没有付出,另一辆车开了进来。

“哥!”李赫宰笑眯眯的走向旁边的车位,替利特打开车门。
“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?”利特问道,按照正常剧情发展去金家公司签合同,李赫宰应该一签完就回家。先把身上的衣服扔了,然后在浴室里洗上三遍澡,最后还要喷上一堆闷骚的香水,才能重新过回正轨的生活。

“昌珉说有事找我,结果放我鸽子了。”
“脸怎么伤着了?你又去闹事了?”利特有点愠怒。平日那种温柔得如同春风阵雨的柔和,瞬间夹杂了电闪雷鸣,乌云密布的低沉了几度。

“没有”李东海紧忙站到李赫宰的前面,替他解释“是我三哥太冲动,没理清情况,先动的手。若是特哥信不过,我明天让三哥亲自来赔礼。”

利特抬眉盯着李东海,仿佛要把他给盯透了,又反应过来可能无礼,便放下眼,“小少爷言重了,没什么信不信不过的,赫宰他是什么秉性,我还是清楚的。大抵来龙去脉他自然会告诉我,不劳烦三少爷举足,他日理万机的,别误了商务才是。”
利特话有话,道了该说的又道了不该说的,隐晦的告诫了句李东海,又说给了金英云,还点醒了金希澈。
语毕,利特朝着李赫宰招了招手,冲着金希澈点了点头,进了电梯。

金希澈一路拉着李东海回了家里,二话没说,把他的衣物全部拿了出来,放进行李箱里,“你从明天起搬回去住!”
“为什么?”李东海很没有眼见力的问。

金希澈没应他,东奔西跑的翻寻着李东海的东西,这让李东海一时慌了神。
李东海站在金希澈的面前,堵住他的去路,斩钉截铁的说“我不会回去的”

“这可容不得你!”金希澈冷眼的看着他亲弟。
想是第一次被自己亲哥用这样的眼光看待,李东海觉得后背主脊寸断,半点都直不起来。

“美国今天回信了通知说是你自己主动退了学籍,俊秀还告诉我前些日子绑架的事是你一手谋划的,钟云说酒吧出事那晚你执意要跟过去,英云讲是你先提出要和李氏合作的,所以…你到底想干什么呢?”
金希澈的每一句就像拿着一把刀,一层一层的把李东海的心给剥开了,却因为血肉模样的看不透最里面的内容。

李东海低着头,许久不语好一会儿,才正直了身子,开口道“我想偷走李赫宰的心”
“你眼瞎了?”虽然金希澈猜的七七八八了,但是李东海的话还是震伤了他“李赫宰那个破烂玩意有什么好的?他那种人就算你捧着一百颗真心去换,都换不回他的半点真情。”
“你怎么知道我换不到呢?”李东海反问着。

“因为他哥就是这样的人,而李赫宰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,当年他在李宅祠堂血洗李家满门的时候,就已经笃定了他真性。”

“可那一切不都是被你们逼的吗?”李东海上下动了动喉结,凉了半晌,才慢慢的从口中吐露出来。

评论(6)

热度(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