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敬上

慢热多么可怕呢,别人都腻了,他才开始沉沦

《不可多得》12

金希澈被问的哑口无言,他不曾想到李东海会查到他的头上,有些事情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避讳,单单就被李东海这个没眼见力的给挖了出来。“既然你已经查过了,那你应该清楚单凭你是金家人这点,李赫宰就不可能和你在一起。”

“我可以舍了…”,李东海还没说完,金希澈就给了他一巴掌。
这是金希澈第一次打李东海,他平日里宝贝他这个亲弟宝贝很,就算他做错了事,说错了话,金希澈都会护着他,还能强行用歪理把事情解释的对他弟弟有利的局面。

可刚才他说的这番话,活生生的扎向了金希澈的逆鳞,金希澈最以为傲的就是他的名字,金家每个子辈的名字都是金家长祖亲手提笔取的。每一个字很含有深意,若是舍了自己的名字那就意味着要舍弃一切。
为了一个李赫宰竟然做了这样的打算,这让金希澈很不甘。
“我看你是鬼迷了心窍,神志不清了。你现在就给我滚回去面壁思过,没我的允许不准从房间里出来”

李东海捂着自己的侧脸,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,紧紧握住自己衣袖,整个手背青筋毕露,蔓延着手臂直达而上,传递给心脏的只剩刺痛。

李赫宰已经有好一阵子没见到李东海了,那种金家只有李东海情况一下变成了金家到处都是人。今天是金英云,明天就能出现金钟云,大后天还有金希澈,中途还穿插着金俊秀,这让李赫宰感到很不适合。
感觉就像养成游戏你都养到一半了,突然出了bug,官方通知你要回档重新更新设置人设,而且人设画风还是你的雷点。

“啧啧”李赫宰无聊的坐在沙发上,看着办公桌上乱涂乱画的金俊秀“那可是你们家5000万的合同啊,就这么被你糟蹋了”

“滚,没看到我在认真的拜读吗?我已经掌握了这个文件的精髓了!”金俊秀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,用钢笔在上文件上圈出重点。

“是吗?那么请问金大博士此合同如果成立,你们家一年能获取多少利润?”李赫宰兴致勃勃的问。
金俊秀鼓住一口气,表情自信满满的仿佛要获得财务金奖了“换个问题”
“好呀”一切尽在李赫宰意料之中“李东海是不是回你们家主宅了?”
“嗯!嗯?啊!不不不…”金俊秀忙着看文件,大脑没经过思考就应了李赫宰的话,等反应过来,急着否认,就看到李赫宰若有所思的望着自己。
“俊秀啊。”李赫宰随势给了他一个光芒四射的微笑。
差点没把金俊秀闪瞎,而且那种百分百的不怀好意金俊秀一下子就感受到了“别了吧!希大才下的通碟,我可不想死。”
“是吗?我还以为你是真心拿我当朋友呢?我还以为在你心里我们可以化干戈为玉帛,我们可以不计前嫌,我们…”李赫宰悲痛欲绝的捂着自己的心脏,绘声绘色的讲述着心灵鸡汤。
“stop!”金俊秀立马阻止了李赫宰的表演,坐直了身体,同李赫宰交心的说“你就别瞎折腾我东海哥了,你又不是真心喜欢他,没必要搞的这么暧昧”

李赫宰“我怎么感觉你把我说的很渣呢?”
“难道不是吗?我认识你这么久了,没看到你对什么人动情过,如果只是想玩玩就别让我东海哥凑人数了。”金俊秀在李赫宰揭老底的时候,从来不会给李赫宰留面子,有多少揭多少。
金俊秀本来以为李东海只是想帮希澈哥,就答应了他的计划。
因为李赫宰他们住的那个地方,没多少人知道在哪儿,金希澈查了一个多月也没给找出来,就算他拿这一把刀抵在郑允浩脖子上问他住址,郑允浩还是摇头。
派人跟踪李赫宰,也无济于事,光李赫宰的车技,这边刚发动,那边就没影了。派人去监视利特,还没做什么就被利特给发现了。
金希澈一连捣鼓了两个月的事,让李东海两天就解决了,金希澈算是爱死了这个弟弟了,又抱又亲的,还允诺了他一件事。

可前几天金希澈突然问他,他当初脑子被什么踢了能被那么差劲绑架犯给绑了?
金俊秀以为他知道,然而他不知道,加上金英云天天抱怨合作的事。
金俊秀大致是明白了,一个连金希澈生日都没空回来的人,这下突然回来,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和金俊秀打听李赫宰住处,原以为他东海哥只是好奇,目前看来不是。

李赫宰双脚搭在茶几上,往后一躺“什么叫凑人数呢?万一我是真心喜欢你哥呢?”
“我和你认真说呢!”金俊秀放下手里的工作,严肃的看着李赫宰。

“我很认真啊!”李赫宰撇了一眼金俊秀,“你哥自己送上门来的,我要是拒绝了你们也说,不拒绝你们也说,我就不明白了,我李赫宰何德何能能让你们金家牵肠挂肚成这样?”
“赫宰…”金俊秀被李赫宰吓到了,平日里的李赫宰很少发火,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,小打小闹,开点玩笑,李赫宰都不会放在心上。如今这番冰冷彻骨,波澜不惊的心面上随时掀起惊涛大浪的语气,还是金俊秀第一次见。

想是过于失态了,李赫宰又安抚着金俊秀“我不是在凶你啊,你不要放在心上”
金俊秀胆怯的点了点头,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。

而金宅那边,李东海正在自己的小照相房里洗照片,他用捻子夾起一张照片放在自己的眼前端详了一番,又小心翼翼的挂了起来。
整个房间里都挂满了照片,可是仔细一看都是同一张,可只有这么一张是李东海亲手拍的,虽然照片里的人物只露了半张脸,但是着实让李东海高兴好了一阵子。

把相片都洗完了,李东海就捧着一本书去阳台打发时间,这本书他都看了三年了,却依旧读的不亦乐乎。金希澈还嘲讽过他,一本书看三年都没看完,将来谈恋爱是不是要拍拖个三十年才能结婚。

李东海椅在围栏上,静心阅读着手里的书,葱白的指尖一页一页的略过,刚要翻到下一张的时候,原本藏起来的书签显露了出来,不留痕迹的掉了出去。
李东海放下书,趴在阳台上,四处寻找书签的踪影,视线里却闯进了另一个身影。
“李赫宰?”李东海试探的叫了一声对方的名字。

李赫宰好不容易溜进金家,准备关心一下他小甜心的现状,结果金家大的和宫殿一样,李赫宰来来回回绕了好久,也没找到李东海住的地方。
这都快要放弃了,便听到有人轻声的叫住了他,回头一看,就发现他的小甜心正站在阳台上,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他。

“你怎么到这来的?要是被哥哥们知道,他们肯定不会轻饶你的”李东海又惊又喜,就像摇晃过的汽水,只要一打开,就能开心到咕噜咕噜的直冒泡。

“我借着爱的轻翼飞过进来的呀, 因为砖石的墙垣是不能把爱情阻隔的,爱情的力量所能够做到的事,它都会冒险尝试,所以我不怕你的哥哥们”李赫宰顺溜的背诵着台词,显然这样的话李赫宰不是第一次说。

李东海低眉浅笑的收下了李赫宰的这番情话,放在手边的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刚好正讲述着第二场 维洛那。凯普莱特家的花园。
朱丽叶:告诉我, 你怎么会到这儿来,为什么到这儿来?花园的墙这么高,是不容易爬上来的;要是我家里的人瞧见你在这儿,他们一定不让你活命。
罗密欧:我借着爱的轻翼飞过园墙, 因为砖石的墙垣是不能把爱情阻隔的;爱情的力量所能够做到的事,它都会冒险尝试,所以我不怕你家里人的干涉。

“你要进来坐坐吗?”李东海问。

“好呀,不过你的阳台太高了,我上不去,你也没有金黄亮丽的长头发。”

“那我换个地方好了,你要来我的心房坐坐吗?”


ps:第二场 维洛那。凯普莱特家的花园。
朱丽叶:告诉我, 你怎么会到这儿来,为什么到这儿来?花园的墙这么高,是不容易爬上来的;要是我家里的人瞧见你在这儿,他们一定不让你活命。
罗密欧:我借着爱的轻翼飞过园墙, 因为砖石的墙垣是不能把爱情阻隔的;爱情的力量所能够做到的事,它都会冒险尝试,所以我不怕你家里人的干涉。出自于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
金黄亮丽的长头发出自于格林童话的《莴苣公主》

评论(7)

热度(7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