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敬上

慢热多么可怕呢,别人都腻了,他才开始沉沦

《不可多得》13

李赫宰一愣,大抵是被阳光刺到了眼,恍惚了神。还是被那双清澈的眼睛的给勾了进去,李赫宰竟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:要是真能和这个人在一起就好了。

“怎么了?”见着李赫宰许久不应,李东海开口问道。

“你前几天还对我爱搭理不搭理呢,一直都在凶我,牵个手你都不愿意”李赫宰列举着李东海当初怎么怎么的不待见他“今天却突然和我说这样的话,你不觉你很过分吗?”

“但是你不是喜欢这样风格的人吗?”李东海真诚的回复着。
“谁说的?”李赫宰握紧自己的拳头,似乎要把那个乱说话的人狠狠地揍一顿。

“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你搂在怀里的那个小情人说的!他说你喜欢哪种欲擒故纵,高冷不做作还能卖萌的!”李东海眨巴着眨巴着眼睛,说的好像和真的一样……
嘿呀~李赫宰都无法辩解。
首先他确确实实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日子里,为了泡隔壁小美人说的。主要那美人就是那种欲擒故纵,高冷不做作的范儿。他为了投其所好,就扬言到他就喜欢这种有个性的!
现在从李东海的口里说出来,还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“他还……说了什么?”李赫宰试图打探敌情。
这时李东海不说话了,低着头,点点红晕慢慢的爬上脸颊。
“像你这么好看的人,赫爷肯定会喜欢你的。就算做不了赫夫人,做情人也不错。”
“赫爷对情人一直都很好的。说的矫情一点,但凡是和赫爷相处过一段时间的人,都不会看上其他人的。可是赫爷又是一颗薄情心,只宠不爱的。”
“还有啊!赫爷的技术超级棒,尺度很大的,长度也刚刚好。他可以把你干到合不拢腿,却又能让你第二天安然下床走路”
如此之内的,那人还告诉他好多关于李赫宰的事,还有那天他们之间的情事,那人的语气里都是炫耀,好生让李东海嫉妒。

“啊…”看着李东海低头的模样,李赫宰都能猜出后面的话了。只好对李东海讪笑道“你别听他乱说啊”
“嗯……”

李东海禁闭了有小半个月了,一直乖乖的待在自己的房间里,表面功夫做的相当的好,金希澈让他往西,他绝不往东。嘴巴也甜的很,金英云下班回家的时候,不仅给捏肩,还陪谈心。金钟云要是生意上出了问题,李东海就一边安抚,一边出谋划策的解决问题。
没事还能和金在中种种辣椒,虽然生吃不了,不过可观赏价值还是有的。
所以其他哥哥们的好言相劝下,金希澈顶不住压力撤了李东海的禁闭。
还让李东海下午穿的正式点,陪他去赴宴。

赴的什么宴呢?利特的生日宴会,地址还在李家的主宅,那个地方李东海早就想去看看了,那个李赫宰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。
等傍晚到了李宅,李东海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惊了,到处满开着的桔梗花,整片的蓝紫色,风儿一抚过,便发飒飒的声音,好像欢迎着远来的客人,贴心的用香味让舒解着他们的疲惫。

而令金希澈诧异的是,他刚给门侍递了请帖,门侍就很有眼见力对着他身后的李东海鞠躬问好“夫人晚上好,赫爷已经等你很久了。”
卧槽!金希澈差点当场爆粗口,他狠狠的瞪了一眼李东海,示意道,现在人多,我要给你留面子,回去给我好好解释清楚,不然接着闭门思过。
李东海立马耷拉下耳朵,我才刚出来啊!无处撒气,就撅着嘴对着门侍哼了一声,让你乱说话!

进了大厅,李东海来没来得及寻找李赫宰的身影,金希澈就拉着他给他介绍各式各样的人,甚至把人家的生辰八字都算好了!
李东海又不会喝酒,也不能和其它人商谈,他不怎么会说话,也没办法圆滑。李东海受不住,趁着空闲从大厅的侧门溜走了。

李宅没有金家那么大的占地面积,他就这么一栋,却雍容华贵的很,每一寸的建筑设计都别有洞天,着实搞李东海晕头转向,分不着南北。
东闯西跑的,自己也不知道到了个什么地方。一路慢慢的摸索,仔细观赏着摆放的艺术品,从国际名画到中国瓷器,都宣告着原主人不凡的品味,可是这个碎了又重新粘黏的花瓶?是怎么回事。
李东海停下脚步,矗立在一个说不上来形状的花瓶面前,这是花瓶吧?是的吧,毕竟上方有个口,应该是哪个抽象派大师的杰作吧。
“那是赫宰六岁时,手工课做的第一件成品”利特从楼梯上走了下来,向李东海解释道。

今天利特生日,他换了一身新的西装,素静的颜色,合体的剪裁,简单的领口设计,衬的他整个人与不宣扬,却又被领带上的宝蓝色领带夹夺目。

李东海用手触碰了一下‘花瓶’上的裂缝,“怎么碎成这个样子了?粘黏起来一定废了不少时间吧!”
“本来好好的,不过有一日被你醉酒的三哥给碰坏了”利特轻描淡写的吐露。显然那日怒火冲天,生人勿近,让金英云大惊失色的利特已不复存在。

“我很抱歉…”李东海小声的替他三哥赎罪。
“这不是你的错,你不用说对不起。你也没必要把他人的过错揽在自己身上,这不是你应该承受的。”利特温柔的改变着李东海的思想。
他面前的小男孩,太过于的单纯,又那么的真诚。处事不深的认为所有人对他都很好。
“我等下要去主持宴会,你要是不喜欢那样的气氛,向前左拐,在下一个楼梯就是去庭院的路,你可以去哪儿里走走,花儿刚开,很旺盛。”

“谢谢特哥!”李东海笑着对利特道谢,这副天真烂漫的脸,让利特忧了好几年的心。

月光下的庭院,非常的幽静,大厅内的音乐声和鼓掌声,都被隔绝在外。
李东海坐秋千上,望着眼前的这片花海,他能幻想到:
六岁的李赫宰抱着他第一件成品,小跑着从花海穿过,自豪的向前来迎接他妇人炫耀,肉嘟嘟的小手举着那个什么也不像花瓶,奶声奶气的说“麻麻!你看!你看!我做的!!比哥哥的好看多了吧!”

可是李东海殊不知,这满园的桔梗花是李赫宰亲手种的,那妇人早已不在。

评论(1)

热度(6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