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敬上

慢热多么可怕呢,别人都腻了,他才开始沉沦

《不可多得》前篇

一九八六年四月四日

天阴,云遮,微露,亏眉月。

李家夫人二产,李父盘踱产室外,时过一更。

婴儿啼响,母子平安。

李父抱二子,安其妻,旁立长子。

四人和气融融,羡煞旁人。

稍整,医生令退,夫人需憩,乃静也。

护士带子休,放入温室内,小离片刻,回见,温室空无一物。

惊院上下,震李父,随即满城寻。

声吵,夫人醒,念二子,想以母乳喂,护士不讲,只说酣梦中,不得扰。

李父瞒,让夫人好做休养。夫人测,虽不解大意,也猜一二。

趁夜,仆人困,出病房,偷瞥柜台记录,查二子温室。
随去,无人,当慌,血气上涌,呛于胸口。
院内四处唤,未果,从侧门出,四月天,渗凉,夫人未愈,又遭大悲,染风寒。

七日过,传消息,知子下处,藏于沈宅中。

李父前去,愿用义父之名换子归。

二子归,夫人渐转,微微红色,可每入秋凉,咳嗽不止,肺痈失声。

二子心疼,就问:何能解母忧?
仆人答:有一草木,蓝紫花色,民称桔梗,方可治。

二子垂髫,同仆人议,得桔梗万子,环宅而种,尽心培养,朝三起,晚九归。
望等来年满开,母愈。

霜降,学归,欲往常,进室谈心,讲课中事。
李父拦,忧心忡忡。

立冬,堂中挂白孝,客访,皆满脸苦丧。

为何人至于此?母何时归?

李父欺,去一花海遍布处,许久尚能回。


一九八六年四月四日

李家得二子,名为赫宰,降至晚丢,七日方归。

垂髫失母,弱冠失父,险失兄长,得知人心可恶,遂以恶治恶。

李父刚葬,诏满籍亲人,至祠堂。

一问忠不忠,二问义不义,三问该不该!

三问过后,竟无一人还。

一九八六年四月四日

亏眉月,李家得一子,取名为赫宰

隔一百九十四天

盈凸月,金家得一子,赐名为东海

评论(3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