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敬上

慢热多么可怕呢,别人都腻了,他才开始沉沦

《喜你成疾怎么办》

李东海最近左胸腔疼的厉害,稍稍大口呼吸一下,就疼的喘不过气来。
这个症状持续了整整好几十天,才稍微缓了下来。

本以为有了好转的现象,结果却发现,这只是病情恶化的小插曲,他开始夜不能寐,重度失眠。

每天早上看到李东海顶着一副又黑又大的黑眼圈,摇摇晃晃的从宿舍里出来时,其他成员们都很担心。
金厉旭反思着,是不是自己的饭菜不合他东海哥胃口?
申东熙思虑着,是不是前几天讲李东海把衣服当睡衣穿时语气太重了?
金钟云检讨着,是不是老让小不点摸他人中,搞得他有点厌烦了?
朴正洙回忆着,是不是上次强行拉着他可爱的弟弟上综艺,惹的他不高兴了?
就连金希澈也后知后觉的质问自己,最近干了什么不好的事,让他亲弟这番的不撅。

但是在怎么改过自己,第二天清晨李东海的黑眼圈依旧比以往更加的严重。
经纪人甚至把救护电话号码放在了通讯录的第一位,好能在李东海半路突然晕倒的时候,第一时间得到救治。

李东海也快被折腾死了,若是常见疾病,大可以去医院开上几副药,打几针挂点水,歇许片刻便能好。
可他如今患的岂是寻常病疾,就算是名医在世,刮骨疗毒,也未必能治他痊愈。

但是上天又舍不得这个可爱的孩子被失眠折磨,就给整个组合争取到了假期,还是带薪休假的那种。想让可爱的孩子好好的休息一下。

殊不知,愈演愈烈,李东海开始高烧,整个脑袋都是乱哄哄的。这让李东海很没有安全感,他警惕着四周,敌对着所有想接近他的人。

病情渐渐的控制不住,蔓延到了全身,还感染了李东海的视网膜,导致李东海色差感下降,眼睛里的整个世界都是黑白的,半点颜色都没。

李东海觉得自己大限已至,命不久矣。
好吧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李东海自暴自弃道。
他想着反正也快要死了,歹好好的犒劳自己才行,黄泉路上又不好走,孟婆汤还那么难喝,多多少少有点顺心的事,藏在心里才能好生投胎呀。

然而他犒劳自己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找李赫宰,他有太多话想和李赫宰说了。

他想告诉李赫宰:能在十四岁的时候遇到你,是我的荣幸。

他想告诉李赫宰:能在十八岁的时候成为你的队友,是我的幸运。

他想告诉李赫宰:不能在二十二的时候与你同队,是我的失算。

他想告诉李赫宰:能在二十五的时候和你单独成立一个小分队,是我的任性。

他想告诉李赫宰:从十四岁的一见钟情到二十五岁的恋恋不忘,我就喜欢过你这么一个人。
可你不曾发觉,你心里装了好多人,装下了青葱岁月的回忆,还装着前程似锦的未来,就单单没装进我。
可我呢?只有拳头那么的大的真心,却刚刚好装下了你。

李东海把台词练习了一遍又一遍,临行前还灌一口酒,壮壮胆,压压惊。
左脚踩着右脚,磕磕绊绊的来到李赫宰的面前,鼓住了勇气抬头正视着李赫宰,半句话还没出口,眼泪倒是先流了下来。

李东海的世界里都是黑白的,虽然他记得他们应援的宝蓝色,希大喜欢的红色。经不许不见,时间久了,就开始模糊了。
可如今他眼前的这个人,着实的是有颜色的,他染了栗色的头发,穿着浅蓝色的外套,白暫的手上还带着他送的潘多拉手链。

“怎么了?”李赫宰惊慌失措的看着眼前微醺的小家伙,“哭什么啊?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?惹你不高兴了?”

李东海摇了摇头,泪不成声的矗立在李赫宰面前,他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李赫宰一直都拿他没办法,就把小泪人儿搂进怀里,轻声的哄道“别哭啊,要是把这么漂亮的眼睛给哭肿了,我会很心疼的。”
李赫宰话音刚落,李东海哭的更大声了,仿佛把所有的委屈通通宣泄了出来,打的个李赫宰措手不及。

李赫宰哄不住,也不能任由他哭,只好捏起他的下巴,吻了上去,强行的堵住了哭声的来源。
这招非常的好使,立竿见影。可是等李赫宰放开李东海时,副作用产生了,小家伙一动不动的,半天连个眼睛都没眨一下。

“哎一古”这下李赫宰是彻底没辙了,无奈的和李东海大眼瞪小眼,僵持着剧情的发展。
到底是曺圭贤冰箱里的酒,后劲到现在才上头,李东海突然回过神来,对着李赫宰说“再来一次!”
“什么?”李赫宰不解。

“就是这样”李东海微微垫脚,亲了亲李赫宰的双唇,示范道“再来一次。”
李赫宰被这个醉酒的小家伙搞得哭笑不得,他可不打算占个小醉鬼的便宜。
但李东海又不让他走,执意的说“再来一次”

李赫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低头啾咪一下小家伙。
然后,李东海心满意足的告诉李赫宰“恭喜你!成功捕获李东海一只!”

既然成功捕获了,李赫宰就问了“请问有效日期呢?”

“永久”
李东海一记直线球,啪的打进了李赫宰整个心房,妥妥实实的圈占了一大块心地。

说来也奇怪,李东海那日醉酒过后,身体没有那么的难受了,世界也恢复了色彩,而且什么失眠,胸闷啊,通通痊愈,甚至还成功的住进了李赫宰的心里!

李东海就想啊……曺圭贤冰箱里的酒还真是神药,这么严重的病都能治好,下次多偷两瓶回来!

评论(6)

热度(19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