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敬上

慢热多么可怕呢,别人都腻了,他才开始沉沦

《深藏不露》01

开了一个新坑,嘿嘿嘿(º﹃º ),双赫VS一个海,伪现实向,今天十一周年,庆祝一下!

李东海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时,他刚好被银赫关在门外,本来…只是想和他说说话,但是可能是因为自己太话唠,或许是自己不讨喜,银赫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不陪他一起练舞了,就连下班也不同他坐一辆车。
好不容易有了个假期想约银赫去木浦,还没开口就被摔门拒绝了。
李东海静立在房门外,他思考着自己的所作所为到底哪儿招人嫌弃了,惹的银赫这般不高兴。
他觉得如果是自己的问题,那他一定要好好改过才行呀,要努力变得让人喜欢,尤其是让银赫喜欢才行。
但是纵使他怎么改过,银赫的态度也没有半点缓和。

大抵是压在心口的一块冰糖,甜的诱人,又折磨的他发狂。小巧玲珑的晶透,却死活也融不开。

“喂?东海啊!”手机里传来母亲温柔的声音“你怎么还没来呀?银赫已经等你好久了。”
“啊?”李东海以为自己听错了,“不是,银赫他还没有……”
李东海的话还没有说完,电话那边便换了一个声音,乍一听还以为是银赫在他耳边说话,紧接着李东海就区别出了不同,银赫的声音没有这么低沉,也不会带着高兴的语气说“东海啊!你在那儿呢?要不要我去接你?”而且银赫前几分钟刚当着他的面走进卧室里,怎么会一下去了木浦,想是东华哥和自己闹着玩呢。
李东海就回应着“我已经在路上了,一会儿就到”
“嗯!”那边的声音听起来乖巧极了,李东海很难想象他东华哥故意提高声线模仿着银赫说话的样子,真的一点点都不像。

李东海尝试敲了敲紧闭着的房门,接下来的只有无声的寂静。酷似着李东海徒手去撬银赫的心,留下来的也只有那血迹斑驳门。

李东海决定还是自己一个人回去吧,虽然他答应了家人要把他最好的朋友带回家,就现在这种情况,大概是不可能了。
不过自己一个人独吞一桌的美食,再尝尝东华哥年初藏起来的好酒,也很好呀。

回木浦的路程不是很遥远,独自一个人是常事,可是当你刚下车,脚还没有站稳,方向还没有分清,就有人走到你的面前,接过你行李,带着春风十里的微笑对你说“我来接你了”
除了抢劫行李的也就剩导游了吧,可面前这人又偏偏长的和银赫有九分像,差了那一分的青涩,多了这一分的成熟。

李东海开始混乱了,不是啊…刚才银赫不是在首尔的宿舍里吗?是的啊!不仅银赫在宿舍里,特哥也应该在。
李东海紧忙掏出手机,向利特确认真实情况,不然的话,他可能撞到鬼了。
“喂!特哥啊!你去楼上看看,银赫还在不在房间里”
“他不是和你一起去木浦了吗?怎么?你们走散了?”
“没有……只是……”李东海也解释不出来,他不能说银赫可能觉醒了瞬移的超能力,也不能报警把站在他面前眨巴眨巴着大眼睛的整容狂魔抓起来。

“只是什么?喂?东海啊。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利特逐渐担心起来,该不会真出了什么事吧,银赫那小子昨天才和我借了5000块钱啊!“东海啊!你说话啊!”
李东海正在思考着怎么和鬼斗智斗勇了,已经没有闲功夫管利特的乱嚷嚷了。

所以李赫宰就替他回答了,轻快的叫了声“特哥,东海现在和我在一起呢!你不用担心!”

“我担心你个大头鬼!你怎么现在才说话啊?你刚才是不是欺负东海了?啊?和你说过多少次了!东海是你弟弟,你要照顾好他!可是你呢?成天就想着你的航海时代,要不就是泡练习室,能不能有点户外活动?能不能让我们家东海在一个健康的环境下成长?还有啊…”艹银赫这小子竟然敢挂了电话?利特看着一阵忙音的手机,盘算着怎么添油加醋的告诉希澈他亲弟可能被欺负的事件。
然后电话又响起来了,还是银赫打回来的,利特顿时心软了,可是嘴上却不饶人,开口就是“你还打过来干嘛啊?刚才不是挺横的吗?敢挂我电话了啊!翅膀硬了啊!还是你艺声哥的拖鞋举不起来了?”

“哥!你先闭嘴,你知道东海家的具体位置吗?我刚下车,但是没赶上东海。”银赫在人群中寻找着李东海的身影,只是早上有点突发情况忘了和李东海有约的事,等反应过来,李东海竟然一个人先走了。

这下好了,利特觉得自己有点窜戏了,这都是什么玩意和什么玩意?干嘛呢?这两个人,表演家庭伦理剧呢?
“东海不是在你身边吗?”利特试探道,他努力的梳理着他所了解的剧情。

“他什么时候…”银赫下意识的陈述着事实,四周搜寻了好一番,才在一边站台看到李东海的身影“啊!我看到了他。哥我不和你说了,我先去找东海了。”
第二次的忙音传进利特的耳朵里,利特发誓等晚上银赫回来的时候,不会让他四肢健全的上楼的。

“李东海!”银赫快步走到李东海的面前“你怎么不等我就先走了?”
李东海被银赫的质问拉回了思绪,惊魂未定的看着银赫,装在双眸里的碧海泛着阵阵涟漪,随时都有可能倾眸而落。
“怎么了?谁欺负你?”银赫开始不淡定了,他虽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,却是个爱管李东海主。

李东海指着旁边的人,支支吾吾的对着银赫说“他…抢了我…的行李箱”

银赫顺着李东海指的方向望去,李赫宰刚巧也回望着他。

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在心里感叹道:

‘这儿竟然装了一面镜子?’

‘这操蛋的玩意竟然也在?’

为了避免事情的发展到白炽化的境界,李赫宰一把拎着小号的银赫走进了厕所里。

银赫挣脱开李赫宰,理了理自己的衣领,严肃的说“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和我长的这么像,但是我这张脸是纯天然无添加的!”

“呵”李赫宰都懒得反驳,这个时候的他确实天真无邪,还是个人家给他一块石头,他能回送一颗真心的白痴。
“艺名银赫。1986年4月4日生,现任superjunior组合的领舞,你们刚出了第三张专辑《sorrysorry》,而且这个时候你刚好谈恋爱了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银赫警惕的看着对方。
“因为我就是你啊,我还知道你很快就被劈腿了,为此你还用拳头砸了镜子。虽然你很快陷入了第二场恋爱,但是很不幸你又被劈腿了。”李赫宰风轻云淡的剧透着,还很贴心的告诉他“不用指望你的第三场恋爱,那个更加的糟糕。”

银赫欲言又止,将信将疑的看着眼前仿佛经历过他人生的人。

“啊…我还知道你哥利特的本名叫朴正洙”此话刚出,银赫差点腿软。却不想到那人接下来的话更让他大惊失色“艺声的本名叫金钟云,神童原先叫申东熙,还有你叫李赫宰”

评论(8)

热度(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