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敬上

慢热多么可怕呢,别人都腻了,他才开始沉沦

《不可多得》14

李赫宰正在大厅里招呼客人,今日的来客远超乎李家的邀请,见过的,没见过的,该来的和不该来应有尽有。
就连那三年不登门拜访,两年恩断义绝的曹家,今个到也来人了。

昨天李赫宰还和曺圭贤说“你猜猜明天我哥生日,你爸会不会派人来?”
“肯定的啊,说不定他亲自去。”曺圭贤的语气里尽是嘲讽,道着那半丝父子情义“他估计先给你们赔礼道歉,然后讲着什么什么艰苦困难,不得已,最后再老泪纵横一下”
“你倒是很了解他啊,不亏是亲生的”李赫宰有时候嘴贱的很,专挑别人的伤口提。
“你能不能别损我了?”曺圭贤挥舞着拳头在李赫宰面前恐吓了一下“就他做的那些事,我都嫌恶心。”
这父亲嫌弃自家儿子的都是常见的事儿,李赫宰就经常被他亲爹嫌弃,一嫌弃他不好好学习,二烦他不好好做人。李赫宰要是站着,他爹就问他能不能安静的坐着?在眼前晃来晃去的烦死人了。李赫宰要是坐着,他爹就头疼,你不用上学吗?老是窝在家里像话吗?
可像曺圭贤这种儿子嫌弃老子的事儿,于情于理都不怎么常见。所以李赫宰每听一次,都觉得好笑。

又当真被曺圭贤说中了,曹老头子亲自登门,送的礼物还是当年李父在世时最想要得一幅泼墨山水话。
真特么糟心,给活人祝寿送死人的礼。李赫宰暗想,表面依旧和和气气的说“曹总来还带什么礼物啊,你本人来就已经让寒舍蓬荜生辉了!”
“什么曹总曹总的,怎么就几日不见,就和我变得这么生分了?”曹老爷子倒是交际上的一把好手,说话做事圆滑的极致。

“怎么会呢!”李赫宰连忙改口“只是曹叔有两三年没来这儿了,多多少少有点激动,要是说错了话,还望曹叔别往心里去”
曹老爷子原先准备了一场苦情戏,还没开始表演,就被李赫宰堵住了嘴,只能讪笑指着李赫宰说“你这小子啊…”

李赫宰也没同他多说什么,他听门侍说,金希澈带着李东海来了,可是就这么一个大厅,李赫宰都找遍了都没看到李东海的身影,他又不想问金希澈,他不想被怼,也不想被冲。

刚好看到金在中正从侧门走出去,李赫宰就跟了上去,准备问他李东海在哪里。

金在中享受不了人多的宴会,那些人要不是给他介绍女儿的,就是向他推销儿子。说的天花乱坠的,有时候真的很佩服希澈,那么一群嚷嚷的人,他都能一一接下来,句句回在点子上。

李宅的隔音效果算是一绝的,这一出门,那些烦人的声音都通通听不见了,稍些许能入耳的就是那阵阵的风声,还夹杂着淡淡的花香。

“不喜欢人多的地方的吗?”一个担心的问候从身后传来。
金在中寻声望去,李赫宰正端着一杯橙汁站在他的身后,微微往前递了递,送到金在中的面前。
金在中犹豫了几分,还是双手接过,他确实有点渴了。先前在大厅里,他一直在回话,这边没讲完,那边就又问了新的。
半杯下肚后,金在中低头轻笑了一声。

“笑什么?”李赫宰一边问,一边将口袋里的手帕拿出来。
“要是被郑允浩看到的你和我在一起,他准会折了你的脊梁骨”金在中平淡的回复道,波澜不惊的态度陈述这种惨案他见多了。

“是吗?”李赫宰倒是第一回听说,虽然他知道郑允浩喜欢金在中,至于两个人发展到哪一步了,这到没深究,不过听金在中话里的意思,大多数是一点进展都没了,那家伙光忙着处理情敌了。
金在中笃定的点了点头。

下一秒。

“金在中”
“李赫宰”
两个当事者的名字便同时响起了。

郑允浩一把把金在中拉到自己的身边,他只不过一会儿没看住他,竟然跑出来和李赫宰勾搭上了。咬牙切齿的说“这可是我弟弟!”

李东海则是委屈巴巴,拽着李赫宰的肩膀,把他拖到一侧。义正言辞的讲“那可是我哥哥!”
你们家的门侍刚才还称呼我为夫人呢?你现在竟然出轨了。

金在中都见怪不怪了,郑允浩总是这个样子,自己领了个护花使者的本职,朝金在中身边一站,即能挡桃花又能档流氓,无事还能巡回表演逗他开心。口口声声说喜欢他,说完了就没了下文。气的金在中想撬开他的脑壳看看里面塞的什么玩意。好歹宣誓一下主权啊!付出一下行动啊?不要求你多浪漫,最起码表面功夫做的好一点啊,总要有个理由他才顺理成章的嫁过去啊。
可郑允浩就是不开窍,恼的金在中最近都不想搭理他,用力挣脱开郑允浩的手,往大厅里走去。

金在中一走,李赫宰的处境变得尴尬了,他一下子被两头猛兽给盯上了,其中一头还貌似想折了他的脊梁骨。

“你看着我干嘛?快去追啊!”李赫宰对着想折了他脊梁骨的草原之王说“你还指望人家等你呢啊?”
郑允浩初入情场,就被美人关给扣住了,好死不死是人家美人有心,郑允浩却接收不到那个情。
就靠着那满腔的热血有屁用!李赫宰都替他丢脸,长了这么大的个子怎么不长点情商呢!

郑允浩半懵着脸“啊?”了一声。
“啊什么啊!你特么到是去追啊!你能不能付出点行动?人都快走远了”李赫宰就差脱下鞋子撵着郑允浩走了。
“哦……”

打发走了草原之王,面前还有剩一个炸毛的小老虎,举着他那尖甲毕露的小爪子虎视眈眈的望着他,随时都有可能给他挠一爪子。

“你去哪儿了?我找了你很久了”李赫宰问。

小老虎的嗓子发出呜呜的声音,含糊不清的说了什么,然后气急败坏的偏过头去。
李东海恨不得把李赫宰关在个笼子里,也好过让他在外月下风流。

怎么还生气了呢?他什么坏事都没做啊?李赫宰哭笑不得的把小老虎的脸给掰正了,让他直视着自己,可是刚对上李东海的双眼,李赫宰就不出话来了。

他的眼睛涨的通红,沾染了些许泪花,隐忍的克制着,将那呼之欲出,不安分的情绪尽数压制下去。
强拖强拽着一闪而过的不甘,沉入整个眼底。

随即蔓延开的只有无边的悲凉……

评论(2)
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