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敬上

慢热多么可怕呢,别人都腻了,他才开始沉沦

《能唤醒他的声音》

我们医院新转来了一位病人。

一位相当好看的病人,漂亮的不像话,总是惹的人想多看他两眼,平日里豪放派的护士长,见着了他都会生出几分小女孩的娇态。

病人不太爱说话,手里总是紧攥着那个背部裂痕遍布的手机。

病人耳朵也不好使,离远了就听不见,想要和他说上一两句话全靠吼。

可惜也就可惜在这里,要不是因为一个月前那个连环追尾事件,那么一个天生丽质,温文尔雅的美人儿怎么会说聋就聋呢!真是天妒英才啊!

病人正常都是九点起,不用人唤。九点多一刻的时候,你便可以进去给他送早餐。他会衣装整齐的坐在病床上,看到你来了,会给你一个漂亮的一字笑。

小护士们只要是歇下来了,就会跑到他的病房前偷偷的看他,那种纯情萌动又害怕的红红脸的模样,不禁让人想起初恋的青涩。

医生也禁不起小姑凉们的逼迫,就趁着检查的时候打趣道“我们医院的小姑凉们啊,个个被你迷的神魂颠倒的。要不是你手上戴着戒指,估计嫁妆都抬到你这儿了。”

病人会努力的听医生说的话,等听清了大概意思,便会半开着玩笑说“我是收不了嫁妆了,我一个月前刚收了聘礼。”

病人有很严重的失眠症,深夜都会在窗前小坐着,平淡看着城市里的夜景,一言不发的没落。
有人曾见过他盯着那破旧手机的屏保,盯了整整一夜,眼睛干枯的丝红,哭不出的悲凉。

有一次护士长给他吊点滴时,多嘴问了一句手上戒指的事。

他说:

这是我的结婚戒指,是我这一生中最喜欢的那个人亲自为我带上的。

我从十四岁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他,鼓足了勇气,主动去和他打了招呼。
他反过来问我要了手机号码,却从来没打给我过。

后来我们被分进了一个团队里,虽然天天见面。可是他住在上楼,我住在下楼,也天天在分别。

我告诉了所有我亲近的人,我喜欢他,就单单没敢告诉他。
我尝试着用行动来表达爱意,可是好像效果不太明显。

他二十七岁的时候才第一次喝酒,醉醺醺的跑到我面前,说了一大推有的没的,把过去和未来通通都规划了一番,才问我愿不愿意和他在一起。

我当然愿意了,但是没立刻答应他,我等着他第二天酒醒的时候,问他“你喜不喜欢我啊?”
他支支吾吾了半天,才小声的说了一句“喜欢”

我当时可高兴了,巴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喜欢我,所以我在万人瞩目的舞台上,大胆的说了出来。
还没说完就被他阻止了,他说,喜欢我这件事,他就想让我一个人知道。

他说我是他的固定同行人,做什么事都要两个人一起去完成才行。

所以他在我入伍前送了我一台红色的冰箱,说这是聘礼,等我退伍回来,他就要把我娶回家的。

然后呢?

然后啊……
病人微微低下头,闭着眼睛,均匀呼吸的睡着了,他很累。

下午四点,该换药了,这个时候病人应该醒了,因为这个时间点他都会问一句。

打开房门,病人正侧坐在病床上,一动也不动的,微闭着眼睛。
大声呼唤了声他的名字,却没有任何反应,做了最坏的打算来到他的面前,想要探试他的呼吸。

突然,那攥在手里的手机亮了起来,破碎的屏保上依稀可以看的出来是个英俊的男子,紧接着呈现的是闹钟的图标。

一声温柔极致的“东海啊~”

手机本来的媒体音量就不是很大,那一声又过于的温柔,如若不是放上个百八十遍,睡着的人也未必会醒。

可是病人却微微动了动睫毛,随即张开惺忪的双眼,含糊不清的说“我刚才无事可做,就小憩了一下。该换药了吗?”

等一系列的换药的流程完成后,病人就要问了
“今天有没有一个叫李赫宰的人来看我?”
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,大抵是一天下来最有生机的样子。
但是很快就会暗淡下去,沉沦于一片死寂。

一个月前木浦通往首尔的高速公路上,发生车辆连环追尾事故,事故共造成4人当场死亡,6名伤者现在医院救治,其中伤势较重3人(两人抢救无效死亡,其中一名已经脱离危险期)

评论(6)

热度(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