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敬上

慢热多么可怕呢,别人都腻了,他才开始沉沦

《所谓分手》

今天是李赫宰外出的第一天。
也是李东海和他分手的第一天。

为什么分手呢?

“你蛮不讲理!凭什么我不能去?”李东海涨红了双眼,活脱脱的一个炸毛的小野兽朝李赫宰吼道。

“只有蛮不讲理的人才会说别人蛮不讲理,你也不看看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能去吗?”李赫宰难得没有顺着自家小祖宗的意思,不准去就是不准去!

“你!”李东海气势汹汹的指着李赫宰说“我要和你分手!”

“你再说一次”李赫宰说,周围的气温也开始降了下来,就像暴风雨来临前的海面,波澜不惊的平静,下一秒可能会把李东海给生吞活剥了。

“再说一次就再说一次”李东海到底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他还真义正言辞的又说了一遍“我要和你分手!”

李赫宰沉着半张脸,拖着李东海早早给他准备好的行李箱走出门外,“啪”的一声关起来。

反而李东海吓了一跳,畏手畏脚得扒在猫眼上看了好久,直到李赫宰的背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然后气冲冲得坐到沙发上,小声的嘀咕着:切!万恶的资本主义者。哼!可恨得帝国殖民者。啧!笨蛋的首尔小哥哥。
把李赫宰从十四岁到三十三都‘客客气气’的问候了一遍,也没解了自己心头之恨。

不过没有李赫宰的日子也没有那么的糟糕,除了自己的感冒越发越严重,其他的都是该干嘛就干嘛,还不用给某人烧饭,更不用担心某人压力过大想尽办法哄他开心,这种一个人风流快活的日子不要太舒适哦!

说来这一切都是李赫宰自己作的!!怪不得李东海生气,他们说好的!他们以前就说好了!说好了下次去瑞士的时候,两个人一起去的,可是现在!那个家伙竟然自己一个人走了,白瞎了李东海那么努力的讨好他,不惜亲身上阵,美色诱惑,特么的亲都亲了,抱也抱了,就连床都上了了,结果客官还是不满意的说“你感冒了,在家好好休养吧,乖!”
气的李东海当场就翻脸了,二话没说扑到李赫宰身上,妄图掐死他,可是寡不敌众,最终败下阵来。

李东海悠闲的躺在床上,床前摆着李赫宰准备好的感冒药,止咳药,降温药,止疼药。但是李东海就不吃,他就是这么任性,就是这么桀骜不驯!

所以……任性着就任性过头了,李东海感觉有点不对劲,浑身无力的难受,总觉得屋子里昏天暗地的,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家的天花板在转,只歹闭着眼睛小憩半刻,好让自己缓过精神来。

身体沉重的像灌满了铅,一下子把李东海拖进了深渊。
高烧不退,浑浑噩噩的躺在床上,思绪拉回来到了以前。
李赫宰平日里不怎么和李东海吵架,李东海说什么他都顺着,唯一一次吵得翻天覆地的,是他们快要确立彼此之间关系的时候。
“你给我滚,滚的越远越好”李东海气急败坏的骂着李赫宰, 可是又是自己珍藏了多年的宝,千万种不爽的情绪涌入脑内,脱口而出的也只有那一句“滚”罢了。

可是李赫宰那种不争气的东西还特么就这样滚了,立马卷铺盖走人,没让李东海操半点心。
麻痹的,李东海就不懂了,说好的霸道总裁呢?说好的A到爆呢?你们整天李总李总的叫唤,总在哪儿呢?他怎么半点就没看出来呢?
不是应该转过身来,强吻一番,然后捏住下巴凶狠的说“你让我滚哪儿啊?”最后实在不行往床上一扔,我也是愿意的啊!
现在这拍屁股走人的是几个意思啊?老子都未婚先做爱了,你不负责就打算跑了?还是个男人吗?

这个剧情一直延续到现在。只要李东海说一句滚,李赫宰就乖乖的打包好行李,去隔壁特哥家小住一段时间。

一想到这件事李东海就头疼,现在病入膏肓的更加头疼。
可是又想起每次生病的时候,李赫宰贴心照顾的样子,李东海就更加委屈了,我都生病了,你还一个人跑到瑞士去玩(录节目)
半醒半睡的拨通了一个手机号码,自己也没想多,无论谁都好,能救救自己就行。

“东海啊~你的身体怎么样?好点了吗?”李赫宰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。
惹的李东海的泪腺止不住的崩坏,嘴上却强硬的说“我允许你叫我名字了吗?咳咳,我们已经分手了!咳咳”

“怎么咳嗽的这么厉害?我放在你床头的药,你吃了吗?”李赫宰紧张的握住手机,生怕自家的小祖宗把自己的身体给折腾坏了。

“我要挂了”李东海不想回答李赫宰一系列的问题,毕竟回答了,也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作用。

“你敢”两个字,咬牙切齿的从电话里传出,一字一顿的,带着那不可抗拒的威严。

李东海犟归犟,偶尔李赫宰生起气来是真恐怖,恐怖他把整个大队搬过来替他撑腰,都抵挡不住,他也只能嘤嘤嘤(不存在的)的低头认错,各种讨好。
大概也只有生气的时候,粉丝里流传的那个狂酷拽帅,总攻气场的李总,李大人的freestyle才会显露出来。
不过要李东海选择的话,他更喜欢宠着他的李赫宰。
“我疼……”李东海有气无力的说,可怜兮兮的语气里夹过多的委屈。
揪的李赫宰的心一紧,无奈的叹了一口气“我过会儿让特哥去照顾你,你好好听他话,乖乖吃药,等我回去收拾你”

“你没有资格收拾我!我们已经分手了!”李东海还真有不怕死的时候。
“分手就分手吧,可你名字还挂在我的户口本上呢。”李赫宰也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,都这个时候还竟想着这些有的没的,你当我花了2000韩元去带你领个本子是闹着玩的?

“……你真讨厌……”

第二天的清晨,金希澈一路狂奔到他房地产的隔壁,就看到他的特儿正贤惠的熬着粥。
本来一路风霜的,金希澈也没顾得吃早饭,看到群里的消息他就赶过来了,二话没说,那起碗先一尝为快。
一边吃还一边问“东海怎么样了?他感冒好些了吗?”

利特砸了一下舌,撑着下巴说“感冒的话,应该快要好了,不过…他现在屁股估计很疼。”
“为什么?”金希澈只是有点疑惑,不过当他看到客厅里大大小小的行李箱后,变得非常不爽。
“那你把我叫过来干嘛?吃狗粮吗?”

“你不是正在吃吗?”利特顺其自然的接了下句。

评论(2)

热度(2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