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敬上

慢热多么可怕呢,别人都腻了,他才开始沉沦

《不可多得》15

李赫宰的心咯噔了一下,随即赔脸笑道“别哭啊,我的小美人。瞅瞅这眼睛水汪汪的,可真让哥哥心疼。”

李东海一口气闷在心里,本就惹得气息有点不平稳,现在被李赫宰这番添油加醋的一哄,那团心火噗嗤的烧的更旺,好生的委屈他又说不出口,万种思绪他也不能一一说给李赫宰听,李赫宰就在他的面前,偏偏就不是他的。
强忍了所有的冲动,逼着自己强颜欢笑“我没哭,我就是有点迎风泪”

李赫宰轻轻扶去李东海眼角的泪花儿,“好好好,没哭”,李赫宰平日里哄人哄惯了,随口就接了下去“哥哥给你亲亲”
话刚出,两个人的气氛一下子就尴尬了,李东海低下头去,咬着牙齿咯吱咯吱的响,李东海算是清楚了,李赫宰就靠着这一套骗人的!大抵就是先说些好的,等不哭在顺势吃点豆腐,要是个好看点的在一把扑倒。

李赫宰真想打自己一巴掌,这个时候怎么嘴豁了,欲言又止了半天,才憋出来一句“我平日里不是这样的。”

“那你是怎么样的?”李东海没好气的问。

李赫宰挠了挠头,一本正经的,半真半假的,把他脑内所有褒义词都说了一遍“安守本分,勤勤恳恳,兢兢业业,孜孜不倦,刻苦好学,一见倾心,貌美如花……”
先前几个词算是用对了,可是李赫宰的内在涵养就那么一丢丢,到后来实在想不出了,就夸起了眼前的人。

“等等,一见倾心,美貌如花,你说谁呢?”李东海没好气的问。

“你啊~”李赫宰一口笃定的回答道。

“你!真是花言巧语!”李东海心痒了一下,却又脸皮薄的很,二话不言完,便能被自己羞死。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李赫宰刚上初中那会儿,还没长得开,没能上得了学院里的公子榜里,最令人生气的是金俊秀竟然上榜了。还同李赫宰炫耀了好几天。
卧槽!金俊秀长得那么磕碜!那群女人是眼瞎了吗?李赫宰真想不通!就便问了问“还有谁入选了?”
“你大哥名列四位,曹少爷得了第五,沈家哥俩分六七,其余金家全摘”

“第一谁?金希澈?”李赫宰淡淡的说,双眼无神的仿佛失去了一个世界。
“不是,是他弟弟,金家的小少爷”
李赫宰瞟了一眼还在傻乐的金俊秀,他不得不承认金家那变态又超标的基因是真的强。
他第一次见到金希澈的时候,虽没脸红,但是那颗春心还是骚动了一下,纵使下一秒就被金希澈当街破口大骂的给扼杀了。
所以李赫宰就想了,那个小少爷能好看成什么样,把金希澈都比下去了。
趁早金俊秀十四岁生日的时候,李赫宰打着送礼物的借口就前去瞧了瞧,可是没见到。
不过现在算是见识到了……
他面前的这个人确实貌美如花到让人一见倾心。

李东海微微瞪了眼李赫宰,甩了甩手“我去找澈哥了。”
李赫宰便侧过身去,让李东海先前走,然后乖巧的跟在他的后面。

进了大厅,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各做各的事,李东海去找金希澈,李赫宰去找郑允浩。

不是李赫宰说,就郑允浩那种直男,让他去追,他估计就把人抓着不放人走。
你看吧!还真是!李赫宰看着茶点区的拉拉扯扯的两个人,不禁头疼的揉了揉眉心。

“郑大爷!你快松手吧,你家大美人手都肿了”李赫宰拿起茶点上的草莓往嘴里一扔。
郑允浩撅着嘴吧,看了看金在中的手,有看了看李赫宰,放才松开了金在中。

“谢过赫爷”金在中没了束缚,也没立刻走,先和李赫宰道了谢。
这可把郑允浩给急坏了,他可不可以和利特哥商量商量,他想把李赫宰的脊梁骨给折断了。

“不必谢,我允浩哥木头的很,金少爷别放在心上。回去还请冰敷一下手腕,以免红肿”李赫宰冲郑允浩挑了挑眉,欠扁的示意:学着点。
“记下了”金在中客气回笑道。

这金在中刚走,郑允浩就已经迈开一条腿了,被李赫宰给拦下了“你要干嘛啊?”
“我去追他啊!”郑允浩又生气又着急的看着李赫宰。

“追个屁啊!人家现在有多烦你,你心里不清楚吗?如果你非要去追,我不拦你,你去啊,我敢保证你会哭着回来”李赫宰放下手臂,满脸的无所谓还有肯定。
“我……”
“大哥,虽然你的情商虽然低了点,不过还没有孺子不可教也的程度。只要你好好学习,我敢保证出师后一个月你就能把金在中追到手。”李赫宰语重心长的拍了拍他允浩哥的肩膀。
李赫宰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,但是又不能一脚把郑允浩踹开,要在不帮他,万一将来失恋了要死要活的怎么办。

“赫宰啊~”郑允浩感动的握住李赫宰的手,坚定了他们的兄弟情义。
“一边感动去”李赫宰抽出自己的手,嫌弃的往郑允浩身上抹了抹。“看到我家小小甜心了吗?”

郑允浩凭借着高傲的身材,一下子精确的找到了李东海的位置“他好像被人给围住了。”
“废话!我又不眼瞎”李赫宰无语的翻了个白眼。

“你不去帮忙吗?”郑允浩紧紧握拳,信誓旦旦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要出征打仗去。
“会有人帮他的,还没轮到我呢”李赫宰斯条慢理的把郑允浩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,暗自在心里吐槽道,这么热血干嘛?准备征服世界啊。

李东海此时着实被围的个水泄不通,不就是他自报了个家门,怎么惹来的这么多人。
“小少爷,这是我女儿今年十八岁……”
“犬子先前和小少爷在同一学校就读,小少爷可还记得?”
“不知小少爷……”

李东海塌拉下耳朵,活脱脱一个被笼子里供人欣赏的白绒金丝兔,可怜的让人恨不得一把抢走单独藏起来。

李东海左顾右盼着想求救,可是他澈哥处境比他还深,在中哥又不知所踪。李东海泄气的看着面前的人,好吧,他要打算认栽了。

“夫人”突然一门侍侧立身旁,端着杯橙汁放到李东海面前“少爷让我送给你的”

评论(1)

热度(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