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敬上

慢热多么可怕呢,别人都腻了,他才开始沉沦

《歌德斯尔摩情人》

他不见了

在他们的婚礼上

他只去化妆室换礼服,他只是松手了五分钟

他就不见了

“我不是说了吗,让你看着他!别让他离开你的视线”金希澈揪着崔始源的衣领,发疯的质问着。

而正在开会的朴正洙突然接到管家打来的电话,所告诉他的就是:二少爷从医院里逃出去了。
朴正洙的心咯噔了一下,他很清楚今天是什么日子,所以他还加派了人手守着病房,结局却什么任何的改变。
朴正洙拨通了一个没有存在手机里号码,没有任何犹豫,没有任何停顿,想是这串号码曾经在心里念过了千遍万遍。

金希澈怒火朝天的训斥着他的手下,纵使口袋里手机响起,也没阻止他口头上的暴虐“喂!有事吗?有事就放,没事就滚,老子现在烦着呢!”
另一头的人不知是被吼愣住了,半天没说一句话,金希澈也不是个会等人的主,三秒没说话了,就准备挂掉电话了。
看了一眼来电者,心一惊,本来堵在胸口的愤怒瞬间散开,紧跟着弥漫出的是尘封已久的悲凉。

“今天婚礼上,你看到赫宰了吗?”朴正洙还是开了口,他的脑内有着无数的声音喧嚣着,让他挂掉电话,可是他没能做到。

金希澈幻想了很多,他不应该有太大的期待。

“没有……”

李东海慢慢的睁开眼睛,他心如死灰的答应了一场莫须有的结亲,他没了以前的心思,他不期待接下来会是怎么样的惊喜。

然而映入眼帘的:
一个怀恋的房间里,躺在一张熟悉床上,微微侧头就能可以那个让他疯了魔,失了心的男人正牵着他的手,趴睡在床边。

一切不太真实了。

他应该在换衣室里,他应该站在红地毯上,他应该同另一个人交换结婚戒指。
他不应该在这,李东海猛然醒悟过来,他立马翻身往房外跑去。

所发的声音,牵连起的动作,惊扰了另一个当事人,他先是朦胧着双眼张望了一下四周,随即变得锋利,盯紧了快要逃离出去的猎物。
迅速而狠恶的抓住他好不容易偷回来的人儿,一把抵到墙上,涨红了眼,咬牙切齿的问“你要去哪儿?”
低沉的声音,夹杂着牙齿互相的磨损,一字一顿的仿佛要把李东海生吞活剥了。

“我回去结婚”李东海平淡的告诉质问他的人,轻描谈写的没有一丝感情,以前温润如海的眼睛也不曾渲染思绪,心狠到冷漠。

这句话点燃了男人的所有理智,他本来也就没剩多少理智,他把李东海连拖带拽的扔回到床上,强制的禁锢住。

李东海的奋力挣扎让男人过于的恼火,他捏住李东海的下巴,让他正视着自己,凶狠的说“你那儿都不能去”

“你关不了我几天,我未婚夫会找到我的”李东海自信的说,骄傲的连自己都觉得恶心。

男人手劲越来越大,让李东海整个脸颊变得通红,甚至疼到让李东海不忍住的泛出了泪花儿。

男人临近崩溃的情绪,一下子被哪儿泪花儿给拉回来现实,他惊慌失措的松开手,不停的说“我不是故意的,你别哭啊。”

那种委屈和紧张的语气,李东海已经很久没听过了,他还是执意的推开男人。

“你要去哪儿啊?”男人小心翼翼的询问。

“回去结婚”李东海再一次的回答他。

下一秒,他就被男人扼制了回去,男人掐着他的脖颈,没了刚才的温顺,恢复到了先前的模样,或许比先前还要凶残,“你那儿都不能去,你只能和我在一起”

掐在脖子上的双手,让李东海渐渐陷入窒息,他原本乱舞挥动的双手,慢慢的放了下来,拼尽全力的扯着嗓子叫了一声“赫啊~”
才换回了一条命。

男人颤抖着双手逃出门外,对着镜子一遍又一遍的自责着自己的所作所为。
这让李东海感到很奇怪,他以前认识的李赫宰不是这样的。

以前的那个李赫宰相当的克制,把所有的感情都处理的很妥当,可以因为李东海身体不适,一年不和他做爱。可以因为李东海的一句“你的烟味太重了”,戒了八年的烟瘾。可以因为李东海那声“赫”,停下掰动扳机的手指。

但是现在李赫宰完全不一样

他会因为李东海夸了一句未婚夫的好,把他摁在地上肏到双腿合拢不上。第二天又细心的给他上药。
他会因为李东海半夜想逃跑,把他折腾到有气无力,再用铁链锁住他的脚。第二天又哭着和他道歉。
他会因为李东海不肯吃饭,强行把熬好的粥塞进他的嘴里,逼着他咽下去。第二天却轻声细语的哄着他吃。

“啊~”李赫宰用筷子夹了一块肉递到李东海的嘴边,满是温柔的看着他。
李东海没敢张嘴,他眼前的这个男人过于的可怕,他猜不透男人的想法,更不知道男人下一步想干什么。

李赫宰等的有点着急了,气息不稳的把筷子扔到桌子,抓住李东海的头发,强迫的让他抬起头“你到底吃不吃?”

“不吃”李东海到底是没能懂李赫宰的心思。

李赫宰气急败坏的把李东海摔到地上,不料磕绊到了桌角,带着翻了整个桌子。
巨大的动静让李赫宰冷静了下来,他连忙查看李东海的伤势,“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啊?”

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李东海受不住,便就告诉他“我们已经分手两年了”

“是的啊!”李赫宰暴躁的朝李东海吼道“你已经抛弃我两年了!”
李赫宰愤怒的拎着李东海的衣服,像一头不受控制的野兽“你凭什么和我分手?你凭什么说走就走?”

“赫啊~”李东海紧忙安慰着他,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,李东海唯一知道能让李赫宰缓和下来的方法就是唤他的名字,那个只允许他唤的名字。

“我想要的只有你啊,一直都是你啊”李赫宰缓缓的靠着李东海肩膀,低声下气的说“可是你总是离开我,总是让我这么难受”

李赫宰是在第二十天的时候被朴正洙找到的,他的手下一把扑倒李赫宰,手疾眼快的在李赫宰发火之前给了打了一针镇定剂。

朴正洙还替李东海接通金希澈的电话,走之前,李东海询问了李赫宰的情况。

而朴正洙给他的答案是“他本来一直都很好。只有在遇到你的时候才这样。”

李东海的心一沉,他轻笑了一声,李赫宰毁了他们家的家业,害了希澈哥身败名裂,还差点杀了他父亲,变成这样还真是活该啊~

可是第三天李赫宰再次从医院里逃离到房子里的时候,李东海刚巧从屋子里出来。
李赫宰问“你要去哪儿啊?”

“我哪都不去……我在等你回来”


三天前,金希澈顺着利特给他地址,找到了李东海。扬言要弄死李赫宰那个破烂玩意,还寻了国内最好的律师,准备把李家告上法庭。
律师取证的时候,问李东海“在别墅里囚禁你的人是李赫宰吗?”

李东海低着头沉思了良久,最终:

“不是”

评论(7)

热度(8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