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敬上

慢热多么可怕呢,别人都腻了,他才开始沉沦

《不可多得》16

李东海眨巴眨巴着眼睛看着手上的橙汁,又瞅瞅了一脸绅士微笑的侍员,再望望面前的一大堆人。
“啊…”李东海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然后非常给力的把手里的橙汁一口闷了。

李赫宰笑眯眯的看着人群里的小人儿,啧啧,本来人长得就很可爱了,行动举止还这么可爱真是太过分了。

“你平日里都教你手底下的人什么啊?”郑允浩不禁想质询一下,到底怎么样才能调教到这种境界。不用下达命令,手下的人就能自主的解决事情,还解决的很好。

“三围一点,打卡,积分”旁边送酒的另一个侍员插了句嘴。
“哦?”郑允浩不是很明白,他反正一直都没明白过。“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胸围,腰围,臀围加颜值点数,如果都合格的话那么就可以去公司旗下的酒店打卡开房,用员工卡还能积分换奖励!”侍员贴心的解释道。

郑允浩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,他刚才不应该怀有那么崇敬的心情等待着答案,他应该直接给李赫宰来一拳,好让祖国的花朵健康的成长。

李东海以为干完了杯子里的睡就能逃离此地了,结果人没减少反而增多了。
站在前面的人就问了“不知道小少爷成了哪家的小主人呢?”

“额…嗯…”李东海支支吾吾着,这种事情李东海他是开不了口的,不仅开不了口,他还能傲娇的否决掉。可是现在进退两难的情况下,李东海就只能幽怨的低着头。

“夫人,赫爷请你过去,说是有话要同你讲”旁边另一门侍,走向前来。替李东海说出口,解了围,还开了路。
一气呵成,又不拖泥带水,到还真像李赫宰的教出来的人。

“你还真准备和他在一起啊?”郑允浩看着朝着他们走来李东海,用手臂捣了捣李赫宰。

李赫宰才把草莓蛋糕上的草莓吃进嘴里,还没怎么嚼,就被郑允浩逼着咽了下去,差点没噎死自己。
“他要是愿意和我在一起,我就愿意和他在一起。”想是说的太过于笃定了,李赫宰又接了一句“大概吧”

“爹说了,让你少招惹金家人。”郑允浩好心的提醒到。
“啧,你们家老头子的话你也信?你也不想想你当年吃了他多少亏”李赫宰简直不都想回忆,当年的惨不忍睹。

李赫宰刚记事的时候,就沈老头子天天到他家里来蹭吃蹭喝的,原先是他自己一个人,然后变成两个人,接着就成了三个,而且第三个人还非常的能吃。
吃完饭也不会立刻走,还要饭后闲聊一下,聊天的内容大多数就是,给你糖,给你草莓,叫声爹来听听。
小孩子不懂事,也禁不住草莓的诱惑,就叫了他一声,然后他就被拐到沈家去了。
一去就是个把年,还不包伙食和衣物。上学校的衣服都是穿郑允浩剩下来的,沈昌珉更可怜,他穿的李赫宰剩下来的。

等后来大了一些,该谈恋爱了,小姑凉们写了第一封情书给郑允浩,被沈老头子深夜偷看儿子日记的时候给翻了了出来。特意连夜帮郑允浩写了一封回信,然后人家菇凉第二天就转学了。

有了前车之鉴,李赫宰记下了,情书看完就扔,然后隔天早点去学校给人家回信,好不容易有了第一个女朋友,交往的第二天,在放学路上被沈老爷子逮了个正着,强烈的邀请菇凉去家里坐坐,然后凭借着一手的黑暗料理成功把人家菇凉给吓跑了。

沈昌珉就不用说了,他刚情窦初开的那一秒,他爹就告诉他“未成年人早恋是要禁食的”吓得沈昌珉至今单身。

三个人受不了沈老头,就收拾收拾东西准备搬回李家住,大包小包的三个孩子拎了一手,终于到了公交站台等到了车,沈老爷子突然朝人家公交车面前一躺,碰瓷呢!

郑允浩回忆了一些,浑身一抖,他能活到今天真是不容易啊。

“你找我干嘛?”李东海撅着嘴巴问李赫宰,说不上来的撒娇,带着猫儿一样的柔软。

“不干嘛,想你了,不行吗?”李赫宰脸不红语不臊的回答道。

李东海的脸还没来得及红,郑允浩倒是先不停的咳嗽起来“咳咳咳”,半杯水呛了一半到肺里又疼又义愤填膺,李赫宰真是不要脸。

这当众被叫了夫人,还点名了赫爷,一下子首尔城里炸开了锅,沸沸扬扬的喧嚣了好几日。

吃瓜的吃瓜,算命的算命。

街边摊子上的人就问了一句“算命的,你说说金家小少爷和赫二爷的事是真的吗?”

算命先生回

“尽风霜,惘成真”

评论(3)

热度(45)